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55章 刺杀(1/2)
我在古代办报纸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左相将这一期的八卦小报缓缓放下, 递给了身边的吏部尚书, 叹了一声道“子芳, 济达, 还有在座的各位, 你们该小心了。”

  吏部尚书袁梅青字子芳, 他拿过来,看到的正是作为头条的百姓心声栏目《人在做,天在看,公道或许会迟, 却绝不缺席——苏月完结篇》。

  这期小报今日才发行,左相一拿到便请了他们过来,袁梅青还没来得及看,如今便细细品读起来。

  这是民与民之间的刑事案件, 不牵扯任何高官厚禄,小报以其独有的诙谐之调, 将苏家族人之间在公堂上狗咬狗这一啼笑皆非的场面写得分外讽刺,衬托出这些恶人更加可恶,也反应了苏月越发悲凉孤寂, 最后京兆府宣判苏二叔夫妻三日后问斩,其余相关同谋纷纷入狱这个结果, 不禁大快人心。

  百姓们是最喜欢看到恶有恶报, 善有善报这样的故事了, 想必如今大街小巷已经流传来开。

  不过作为尚书, 袁梅青看的不是坏人绳之以法这个结局, 而是在这个案件中呈现出来的人证和物证,横跨了京城和苏州,以及苏父苏母受害的常州,三处州府,历时不过短短的两个月。

  “左相,看来咱们真是走眼了!怡亲王这个本事,一般人可真做不到,那得布置多少的暗线,放出多少人手才能如此快速地找到证据!这整个朝中,怕是只有左相了。”

  他一边感慨,一边将报纸递给了户部尚书甄为民。

  然而左相却摇头道“老夫不及王爷。朝中有任何风向,老夫一清二楚,可惜至始至终风平浪静。这是怡亲王自己的势力,如今不过是窥其一角,真正隐在暗处的才是可怕!”

  左相最后悔的一件事,便是任由八卦小报自由发展,让李璃有足够的时间暗中壮大自己的势力。

  在知道它的威胁之时,却没有当场摁下来!

  他的表情很凝重,虽然苏月只是一个民妇,可当她走进八卦小报铺子开始,这上面的眼睛就已经盯在她身上了。

  等八卦小报推出百姓心声这个栏目,更是默默地关注她的走向。

  谁也不知道,最终居然会是这个结果!

  “为民请命,请谁的命?”户部尚书冷冷一笑,“一群愚民,稍微煽动就能失了理智,怡亲王打算用他们来对付我等,左相,这未免也太可笑了!”

  他将报纸一摔,嘴中说出不屑的话,然而看他脸上同出一辙的沉重,显然内心深处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轻松。

  身处这个位置,难道不知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的话?

  俞自成是怎么死的,没人忘记。

  当百姓的目光都聚拢过来,凝聚起民意,就是权臣,乃至皇帝都不能随意忽视,只能一查到底。

  连朝中势力都没有动用,怡亲王就能查清远在京城之外的谋杀案,那么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他不知道的?

  再加上百姓对他的信任,对八卦小报寄托的希望,这简直是无敌了!

  细思极恐啊!

  “不能让苏月这个女人活着!”吏部尚书果断道。

  如今的苏月就如浴火重生的太阳,照耀着那些不敢说话,不敢反抗,只能在心里一遍遍怨恨,质问老天的人。

  连她一个被亲族谋杀了双亲,被婆家算计着名誉钱财的柔弱寡妇,都能在绝境之中走出一条生路,那么还有什么人不能跟着站出来?

  瞧,铺子都要重新开张了,广告打起来,可见这个京城之地,她并不想离开。

  她的存在就是百姓心声栏目成功的标志,看着她,就会有一个又一个走投无路之人走进八卦小报的铺子,将背后的故事展现在李璃的面前。

  朝廷乌烟瘴气已久,这些站在云端沆瀣一气之人,哪一个没有压着无辜之人的脊背?踩着穷苦百姓的头顶?花着他们维持生计的银子?听着那一声声的哭喊和绝望,心安理得地高床暖枕?

  如今这一个个的怕了。

  唯有这女人去死,才能让那帮蠢蠢欲动之人重新掂量,缩了那个勇气。

  “可怎么让她……”一位官员小声地问。

  “得神不知鬼不觉才行,不然惊到了王爷,怕是不容易善了了。”有人忧心忡忡道。

  可惜,这京城对怡亲王来说根本没什么秘密,试问谁家一天上几次茅房都能查清楚,这暗中下黑手杀人岂能做到□□无缝?

  谁动手,都意味着一旦被查出来,就得交代了。

  “人是一定要死的。”

  此言一出,众人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阖眸闭眼的左相,后者睁开来,不禁淡淡一笑“可不一定要我们动手。”

  苏月布庄正紧锣密鼓地开张,头一件事便是招收新伙计。

  这几日苏月在铺子里忙得团团转,日出而来,披星才归,这拼命的架势也怪不得赚得万贯家产。

  云溪不过跟着忙活了一天,就觉得心身疲惫,感叹这女子的不容易。

  这天点完账,已经是临近子时,外头的热闹都渐渐远去。

  苏月坐在马车里,闭着眼睛让婢女替她按肩敲背,虽然神情疲惫,不过她的嘴角是上扬的,显然这个日子她过得很有盼头。

  忽然,马车骤然一停。

  她睁开眼睛,看见婢女疑惑的目光。

  “姑……姑奶奶……”外头传来车夫的声音,颤抖着,身体一点一点往车门里缩,最后贴在上面,显示着他的恐惧。

  但很快一声惨叫传来,厢门染上一层黑漆的液体。

  苏月的脸色陡然刷白了,回头一把就抓住婢女的手,两个女子一同颤抖起来。

  门啪的一声被用力地推开,月光下,一个黑衣人拿着一把雪白的刀出现在她们的面前,蒙着面的脸上的只露出一双冰冷死机的眼睛。

  接着,尤滴着血的刀尖伸了进来……

  尖叫声从车厢里传出,苏月抱着恐惧的丫鬟闭上眼睛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  然而至始至终没有疼痛,反而听到一声声凶器刺入肉体的闷钝。

  苏月仗着胆子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。一根利箭从侧旁射穿了他的喉咙,让他的刀没来得及挥下。

  “啊——”婢女跟着睁开,看到这个可怕的场景,又是一声尖叫。

  然后那尸体被搬开了,一个年轻人跳上了车内道“别叫了,刺客都死光了,你们安全了。”

  也是一身黑衣